两大驱动变量下,中国经济“新常态”VS投资机会风向如何?

更新日期:2022年06月19日

       当前, 叠加环保压力的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构成了中国经济最重要的驱动变量。在此影响下, 中国经济出现了可喜的积极变化, 但也隐藏着更深层次的担忧。中国经济存在三个“三”趋势。一是经济增速下行趋势逆转, 在6.5%的低点出现回升;二是上游行业全面复苏,

钢铁、煤炭、有色金属等资源型行业利润增幅为近年来最大。 , 央企收入和利润创5年最佳表现;三是新兴产业方兴未艾。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 战略性新兴产业增加值同比增长近11个百分点, 明显快于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增速。其中, 工业机器人、民用无人机、城轨车辆、新能源汽车产量均呈现爆发式增长;锂离子电池、太阳能电池、集成电路、光电器件等行业也保持了较快的增长势头。有三件事需要担心。一是行政去产能与企业盈利冲动难以协调。随着上游行业盈利能力的大幅提升, 复工复产、扩大无效低端产能的冲动得到了刺激。今年1-8月, 全国粗钢产量由同比下降0.1转为同比增长5.6%, 焦炭产量由去年下降2.7%今年同比增长1.2%。行政去产能和企业利润冲动之间似乎很难找到平衡点。二是上游产业的计划性和垄断性特征越来越明显, 价格谈判能力大大提高。改善挤压了中下游企业的利润空间和生存环境, 这种压力进一步传导到消费者身上, 对消费者福利造成损害。从目前的情况看, 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一个重要结果是, 它导致了整个经济体系的利润分配格局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 以中央企业为代表的国有经济份额越来越大。的利润。这当然有助于改善国家财政状况, 也有助于改善国家各方面的支出。
       但中下游优势产业面临困境, 意味着就业等民生将受到严峻考验, 特别是在环保压力叠加的情况下, 大量民营经济主体承压, 消费者将感受到经济高速增长的压力。等着瞧。三是供给侧结构性改革面临“去市场化”风险。中国改革开放以来取得的一切成就, 无疑都是坚持市场化改革的结果。市场化改革也得到了国家的强调和重申。
       十八届三中全会发布的《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明确指出:“经济体制改革是全面深化改革的重点, 核心问题是处理好政府与市场的关系, 让市场在资源配置中发挥重要作用, 发挥决定性作用, 更好发挥政府作用。如果任由行政权广泛干预经济生活, 中国经济可能会重回“计划商品经济”的老套路, 市场化改革将成为一张白纸。对于当前中国经济的方方面面, 乐观主义者纷纷表示乐观的证据, 悲观的人有悲观的理由。乐观的人开始谈论“新周期”即将到来, 而怀疑者不同意, 将其视为“伪循环”理论。
       我对“新周期”的看法 从宏观经济的面貌来看, 笔者注意到最新(2017年9月)财新网制造业和服务业PMI指数呈下降趋势。其中, 制造业PMI指数为51, 比8月份回落0.6点, 结束了连续三个月的上升趋势;而服务业 PMI 比 8 月下降 2.1 个点至 50.6。尽管该指数仍在荣枯线上方, 但经济增长的减弱趋势已经显现。从逻辑上看, 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涉及五个方面。去产能、去库存是对无效低端产能的压缩和挤压;去标杆就是消化金融泡沫, 消除金融系统性风险。短期内, 不仅会提供有限的经济援助, 而且对传统支柱产业, 尤其是房地产行业产生非常明显的负面影响;而补短板、降低成本本质上是企业行为,

政府可以提供政策引导和资金支持。
       有一定的效果, 但这是一个长期的过程, 不可能一蹴而就。基于这一现实, 中央提出了经济“新常态”的概念, 即国家将长期容忍较低的增长速度, 用时间换取新兴产业的发展,

形成有效的产能, 中高端产能增加。培育。由此可见, 当前中国经济不具备形成所谓“新周期”的客观条件。挤出无效和低端产能需要时间, 也需要有效产能和中高端产能逐步填补。我们看新兴战略产业的发展有一定的希望, 但要完全弥补无效低端产业的产能缺口,

还需要很长时间。因此, 上游行业盈利能力的大幅提升和央企近几年的最佳表现, 不能作为“新周期”的起点;应该看到, 中国经济面临的更大风险可能源于市场化改革的停滞。如果行政去产能的结果只是改变利润分配格局, 让低端无效产能仍能获得大量政策红利, 这样的供给侧结构性改革, 岂不是与原来的相反?意图?因此, 无论是何种改革, 包括供给侧结构性改革, 仍然要尊重市场的选择, 让市场淘汰低端无效产能, 培育新兴的高端有效产能。当然, 在这个过程中, 政府将能够发挥极其重要的作用, 但其作用的领域和作用于经济的方式不应局限于一般的行政手段。当然, 以上分析只是作者的看法, 谁对谁错, 恐怕只有时间才能给出正确答案。有哪些结构性投资机会?在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叠加环保压力的背景下, 上述分析表明, 对于普通投资者(以股票投资为例), 投资者的投资机会也必然呈现结构性机会。一是就上游产业而言, 行政去产能和环保压力已经给上游产业提价的充分理由, 但部分大宗商品价格涨幅被预期放大。近期, 煤炭等大宗商品价格大幅下跌。
       年初以来, 上市资源公司股价持续上涨也充分回应了市场预期。因此, 资源股或已进入尾盘。当然, 对于垄断明显、议价能力强、供应因环境压力明显减少的行业, 可能仍有一定的机会。但从长远来看, 现阶段资源品类已不再适合高配。二是就金融业和房地产业而言, 虽然这两个行业的市盈率很低, 但各地的去杠杆措施和房地产新政策的出台, 都存在负面的行业预期, 这两个密切相关的行业在短期内有着难以言喻的机遇。 .第三, 从长远来看, 值得关注的是为中国经济提供增量有效产能和中高端产能, 尤其是人工智能、信息安全等战略性新兴产业爆发性增长的产业。 、新能源、新材料和新技术领域有很多机会。但需要注意的是, 我国战略性新兴产业仍处于优劣评优的阶段。毕竟能脱颖而出的只有少数, 大部分的概念炒作都会无疾而终, 所以投资者需要有很强的识别能力。第四, 环保领域将处于较长的经济周期中,

尤其是明年环保税开征后, 旨在帮助企业减排的环保企业将面临新的机遇。作者 李浩:西南民族大学经济学副教授

Copyright © 2010 华晨金杯汽车有限公司 huachenjinbeiqicheyouxiangongsi (fivescaryworld.com),All Rights Reserved